联系电话: 13605790707
律师公告

近期办理案件一览

戴XX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一案
甘X涉嫌盗窃罪一案
潘XX涉嫌盗窃罪一案
金华海客天珍海鲜豆捞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杭州极地餐饮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金华市宏腾商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东阳市下骆宅印花厂承揽合同纠纷一案
晋江XX陶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孙XX涉嫌故意杀人一案
姜X涉嫌故意杀人一案
张XX涉嫌危险驾驶罪一案
陈XX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
宋XX涉嫌强奸罪一案
谢XX涉嫌贪污、受贿一案
丰XX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
解XX涉嫌赌博罪一案
许XX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案
刘XX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
陈X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案
廖XX涉嫌盗窃罪一案
张XX民间借贷担保纠纷一案
杭XX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
陈XX离婚纠纷一案
斯XX离婚纠纷一案
金华市XX服饰厂加工承揽合同纠纷一案
陈X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吴X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王XX 合伙追偿纠纷一案
于XX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
范XX遗产继承纠纷一案
XX保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
马XX劳动争议仲裁一案
 

联系我们

手机:13605790707

电话:0579-82313048

传真:0579-82308808

QQ咨询:1405661

邮箱:1405661@qq.com

执业证号:13307200110412235

执业机构:浙江八咏律师事务所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解放东路268号莲花大厦附楼四号五楼 浙江八咏律师事务所

金华律师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金华专业律师网>刑事程序 > 公诉 > 正文

附带民事诉讼的公诉案件能否反诉

来源:    作者:    时间:2012-11-15

  司法实践中,对公诉案件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提出的反诉请求的认识、做法不一。有的法院允许提出反诉,对附带民事诉讼的本诉与反

  诉一并作出判决;有的法院则不允许提出反诉,告知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待刑事案件审结后另行提起民事诉讼。受理附带民事诉讼部分上诉的二审法院,对反诉部分的审理方式也不一致。

  为保证执法统一,笔者认为对公诉案件的附带民事诉讼能否反诉问题应统一认识和做法。笔者倾向于允许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提起反诉,法院应当对附带民事诉讼的本诉、反诉一并审理和裁判。

  尽管目前法学界对附带民事诉讼的存废问题分歧很大,但修正后的刑事诉讼法仍保留1979年刑事诉讼法关于附带民事诉讼的法律规定,足以说明附带民事诉讼仍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其程序性价值也是经过司法检验的。

  附带民事诉讼的公诉案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就原告之本诉提出反诉本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之法律规定的应有之意。附带民事诉讼的程序性价值、审理程序也同样适用于对附带民事诉讼的反诉请求。

  例如,在故意伤害案中,附带民事诉讼双方当事人系互殴,双方均受伤,各花费一定的医药费等费用,同样遭受了经济损失。如果只允许刑事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诉讼,而不允许刑事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提起反诉请求,从法律上、社会情理上对刑事被告人均是不公平的。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他是刑事被告人,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忽视其合法权益,这与刑事诉讼保障人权的基本精神是相违背的。如果告知其在刑事案件审理终结后,向民庭另行起诉,又违背民事诉讼法中关于反诉制度规定的立法宗旨。民事诉讼法规定反诉制度目的在于节约诉讼成本、方便诉讼,如果在适用民事诉讼法的同时,却不遵守其中的某些具体规定,于法于理皆无据。一并审理,一则节约诉讼资源,二则使法院、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不再遭受不必要的讼累。由审理刑事案件的合议庭依据案件事实、证据(医药费等费用单据、误工证明等证据)、双方的过错、法律规定、附带民事双方各自的诉讼请求、所应承担的民事责任,对本诉、反诉一同作出裁判。

  关于反诉的程序设计,笔者认为,如果反诉请求的标的不属于法和司法解释,反诉人可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向审理本诉的法院提起反诉;

  附带民事诉讼的提起时间是在刑事案件一审判决宣告之前,对附带民事诉讼的反诉也宜和本诉相同,有利于同时解决判决后的执行问题;二审期间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提出反诉的,审理此案的合议庭可以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主持调解,调解不成的,只能告知其另行起诉。

  在附带民事反诉之限制及适用的案件类型方面,笔者认为,正如在审理附带民事诉讼的本诉时,对附民原告的诉讼请求的范围仅限于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直接损失,附带民事诉讼的反诉也应有所限制,即反诉应与本诉有牵连性,即与本诉基于同一事实或同一法律关系,而不能任意扩大诉讼请求的范围。附带民事反诉适用的案件类型应只限于被害人也有过错的附带民事的刑事案件。

  此外,有的审判人员认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从某种程度上说,会影响刑事诉讼的效率,无法平衡公正和效率之间的矛盾。如果再允许附民被告提起反诉,则更会拖延诉讼。笔者认为,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刑事案件逐年上升,审判任务十分繁重,对附带民事诉讼是否应当存在于刑事诉讼中的问题尚存争议的情形下,再允许附民被告反诉,无疑会增加审判人员的负担。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由附民被告待刑事案件审结后,再另行起诉,同样会增加民庭的审判任务,且对案件事实还需再开庭审理,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以查明案件事实及当事人双方的民事责任,显然增加了诉讼成本,在诉讼效率上并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在现有的诉讼模式中,既然已经规定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可以附带民事诉讼,民事诉讼本身包括本诉和反诉,在查清事实基础上审理本诉时,反诉的法律事实相应地也应查清,对二者一起作出判决,反而会提高诉讼效率。